[大众日报]  秦梦华:机票纸上做文章
     飞机作为一种交通工具,早已不再陌生。当你手中握着飞机票等候登机时,也许并不会想到,手里这张看似寻常的小纸片,本身就是“飞”来的――它很有可能来自日本或芬兰,这多少有点不可思议――40多年前,我国已成功制造出自己的第一架飞机;但就在3年前,一张小小的飞机票原纸却只能完全依靠进口。
  “机票纸看似普通,其实这一层薄薄的纸张却有很高的技术含量。”在山东轻工业学院副院长秦梦华教授的提醒下,记者注意到:与火车票相比,机票的票面上所印的信息更为复杂,机票的纸张却更薄。
  “机票原纸的特殊性在于,它必须同时具备以下特点:机票纸要有较低的透气度,高不透明和高表面强度,机票纸要有较低的纸页变形性能,机票纸要有较好的均匀度和细腻程度。此外,最为关键的一点,机票纸纸页两面特性互为矛盾。纸页正面强力抗油脂吸收,而反面较好油墨吸收性。”看似普通的机票,对造纸工业而言却是一个不小的难题。
  32岁就破格晋升为教授的秦梦华,作为我国造纸科学领域最年轻的教授级专家,婉拒了芬兰某科研机构的高薪挽留,把目光投向这一国内空白领域。
  造纸术是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之一,目前,我国造纸产量更是稳居世界第二位,成功制造机票原纸所代表的技术水平,其意义将超过机票的制作本身。如何推动我国造纸行业的升级,在秦梦华眼中,这是一名学者的责任――“研发高技术含量、高附加值的产品。”在他的努力下,他所带领的科研团队应用最先进的纳米氟化材料和膜涂布技术,攻克了前文提到的技术难题,研制并生产出我国第一张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飞机票原纸。
  眼下,他申请的9项发明专利,都涉及造纸行业的生物再生技术。其中他改进的新闻纸生物酶脱墨技术,不仅提高了产品质量,节约成本近25%,而且大幅降低了废水污染负荷,废水COD含量降低了60%。这一原创性成果不仅挽救了一家濒临破产的企业,获得国际同行的高度评价,而且彻底打破了美国对废纸生物再生技术的垄断。